欢迎光临!

正文

如雨后彩虹般展示给深圳的笑

Mar 16
admin 2019-03-16 07:22 盛达彩票产品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书名不是那种一目了然地揭示了书的大致内容的标题,而显得有一种让人琢磨、玩味的玄机,显出点儿作者古怪精灵的个性,一如马虹玫25年前给我留下的印象。

作者:马虹玫

《刺探城市的虹》,是她展示给深圳这座新兴城市的笑,一如雨后挂在天边的彩虹,美丽,迷人,隐现于云水间阳光下,生气是充沛的。我觉得,她是一个有新闻敏感的人,深圳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尽收眼底,但她只选择有新闻价值和人文意义的人和事去叙写,常常是速写,与深圳的发展速度和生活节奏相配合。不远不近看华为,写人记事,以一个华为人“家属”的身份既体贴又旁观的角度,为中国制造芯片承重者、手机5G产品排头兵华为“频频曝光”,那种持续的关注和深明大义的阐释,那种显然的自豪感和隐然的担忧心,也是记者性质凸显的专栏作家与家属身份决定的双重意义,读来使人会心;深港双城,就是印象比较、文化色彩与人文精神游走在城市形象当中的表述了。虹玫显现了她的敏感和睿智。至于“虹玫主义”,是一些细碎细腻细小感悟的随笔,记录的是虹玫生活中甚至是她生命中灵感的流云。虹玫是个认真生活的有心人,我愿意把她的这一组以“主义”命名的文字看成是她生命旅程的屐痕……

当然,这种随笔集结的命名,再度显现了虹玫的个性。那就是她也要成为“主义”的创设者,这种她骨子里的自信和深藏内心的执拗,一不小心还是会暴露出来的。她不爱顺杆儿爬爬说话,无论人格还是文风,我希望她保持得久些、再久些。她看出城市中宠物经济背后的城市病,也该看出热搜现象背后的文化病。用你的执拗与另类“刺一刺”双城的“文化病”吧,气势如虹艳丽如虹生动如虹,应该可以期待,虹玫?

马虹玫《刺探城市的虹》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案上许多日了,看看停停,停停看看,犹如逛公园,或走或停,随性漫步,赏心悦目地看完了。

书名:《刺探城市的虹》

25年,四分之一个世纪!其实还要多,算起来已经进入26个年头了。马虹玫26年前成为我的学生,就读于云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系编剧专业。作为她的班主任和课程设计者,我目睹了她在一个24个学生构成的群体中点滴成长。她其实很内向,很倔强,但却给人随和忍从的柔柔弱弱的样子。其实,很多时候,她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就是那种心劲挺大,但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活法儿。心里做事,内在筹划,鸭子踩水暗用力,竞争意识很强却显得风轻云淡,若无其事,这一点,我却是看得明明白白的。

吴戈

(作者系云南艺术学院教授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)

四年学习时间转瞬即过,毕业之时,在同学们按部就班就业或者大开大合折腾的时候,她谜一样地消失了。有人说她去了南方,究竟南方哪里,没有人确切知道。知道她成为深圳人气指数不断上升的专栏作家、后来是获奖频频的女作家的时候,她才“天上掉下来”似地回到昆明,出现在同学毕业10年、20年的聚会活动里。是否有衣锦还乡或“混不出个模样不回来见同学”的想法,不知道。但是,平平静静、笑模笑样的外表下,某种气场在隐隐氤氲着,也还是可以感受到的。她毕业10年20年后回来,两次问我,毕业时留给她的话是:笑到最后的笑是最好的笑。她觉得是很重要的话,但是她一直似懂非懂。我却以为她其实懂的,她知道老师在鼓励她,于是她一直保持笑意,追求她最好的笑。